二十七章 嫁入富贵家,早享富贵命(1/2)

前人见他们两人成对模样脸色深沉,那人站起身,提着旁边的酒坛,端着酒杯。

先是为她斟满,而后自己撞上九木的酒杯,对月一口饮下。

“你看这月亮,总是缺上一道,多没意思。”

九木低头,伸手摇了摇酒杯中的黑浆,说道“你可是被困在这了?”

“啊,是在下失礼了,只是看着二人的亲密模样,想起从前的事了。”

说完,秦沛还叹口气,又是喝酒。

九木无奈,什么亲密模样?无非就是站的紧些,勾肩搭背的牢靠些,怎么就亲密了?你若是见着什么鬼王,没准比他还要更甚。

忽然秦沛一挥手,由桌面为中点,乱肉变成奢华菜肴,破烂桌变成楠木雕的餐桌,尸骨变成白玉石平台,四周的院墙灯笼焕然一新。

竹丛,牡丹花,亭台楼阁,是一番豪门贵府的模样。

竟然有人从外面匆匆跑进,没有瞧见一旁的他们般。

“幻象”徐仁卿有些紧张说道,手力道更紧了,这次便不像是害怕,更像是在压制她。

九木眯着眼睛环视四周,难道说文书所写的幻境就是这个?岂不是得来全不费工夫!

她抓剑要起身,察觉肩膀被人捏的死,想到徐仁卿还在这便忍下冲上去砸了这幻境的冲动。

“阿九,我怕。”他凑到九木耳边说完,引得九木一激灵,更压下了心中躁动。

少女欢快的笑声如铜铃渗进她的耳朵,扭头见一个少女穿着淡黄色华服跑进院子。

“少爷说了,今日府里设宴,只要我把舞跳好,他就带我去茶楼里听戏。”

后面的阿嬷笑道“晴儿姑娘不要跑,宴席还没开始!”

场景一转,另一个秦沛出现在宴席桌上,与一众达官显贵相互寒暄,乐不思蜀。

晴儿姑娘在廊下跳着舞,乐师满脸笑意,她也跳的婀娜,很快便夺得在场所有人的叫好掌声。

渐渐的,周边的显贵公子一一消失,只剩下秦沛独自喝酒。

晴儿坐到他身边,笑起来脸旁有两个酒窝,甜美可爱。

“公子怎么独自喝酒?”

说罢,她端起酒杯尝了一小口,被呛的连连清咳,红着脸说道“这酒好辣,公子喝下要烧心的!”

秦沛笑着,扶下官服,“姑娘跳的一首好舞,在下心向往之。”

“公子可别夸晴儿了,你瞧瞧。”她撸起袖子,胳膊上是淡淡伤痕。

瞳孔微颤,嘴唇也顿时煞白毫无血色,慌乱说道:“这,姑娘可是犯错?”

晴儿笑着摇摇头,将袖子还原,“舞总是跳不好,或是学了又忘记,师傅是要罚的。”

“姑娘若不嫌弃,在下,在下。”

晴儿好奇的看着他,又见秦沛脸红觉得他是喝醉了,笑道“公子醉酒,原来是这副乖巧模样,全然不似我家少爷,醉酒就骂骂咧咧,要好一通乱闹呢!”

秦沛神色慌张,没将话说出,晴儿就被一同的姐妹唤走,只得攥紧拳头。

骤然,幻境转换,一个老嬷捞着晴儿的手好言相劝般,“晴儿,好姑娘,八王爷看上你了,要收你做妾!”

“可,可阿嬷,八王爷年过半百,我。”

“你什么你,八王爷皇亲贵胄,你做了他的妾,能为咱们府出把力也是不浪费少爷如此用心培养你!”

晴儿姑娘摸着手上的伤,垂眸道“可,少爷知道这事吗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