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、番外三(1/3)

周以二十岁生日那天,适逢英语演讲的决赛。

早上在会馆外,李至诚从口袋里摸出小方盒,取出项链给周以戴上。

那是他花了心思准备的礼物,一枚旧硬币,背面是戴皇冠的玫瑰花饰,面值20便士,年份是她出生的那一年,1992。李至诚找了家工作室把硬币重新抛光打磨,串成项链。

他扣上扣环,替她整理好头发,对她说:“别紧张,你学长我会魔法的,现在给了你加成,只管往前冲。”

周以摸着硬币,眉目舒展嫣然一笑。

李至诚又把兜里的戒指糖塞到她手里:“还有这个。”

周以拿起看了看:“糖啊?”

李至诚说:“补充糖分有利于思维运转。”

周以拆开,把钻石戒指造型的草莓糖套在手指上,展开手掌举到李至诚面前:“这都是我小时候吃的了,好大颗哦。”

李至诚嗯了一声,没再说什么。

周以是第三个演讲的,面带微笑上台后,她自信从容地开口,丝毫不怯场,光是表现力就加了不少分。

那篇稿子李至诚听她念叨着背过几句,但这是他第一次听完整版。

她演讲的主题是“Whyismarriagethefinalityofromance?”

——为什么婚姻是浪漫的终结。

周以运用演讲技巧,让这个话题并没有被沉重压抑地探讨,甚至有几处她的诙谐调侃让全场都哄笑起来。

李至诚坐在台下注视着她,却突然感到一阵难言的酸涩和揪扯。

骄傲欣慰于她的聪明、独立、坚韧。

又心酸地意识到,这个女孩并不是他能放进玻璃罐里珍藏的玫瑰,她是有自我意识的风筝,她会飘远,会飞走。

李至诚难过又矛盾,他想紧紧拽着那根细线,将其占为己有,又希望风筝能不停往上飞,去更高的天空。

那天周以拿了一等奖,下台后飞扑进他的怀里,眼里笑意充盈,蹭着他的脖子求夸奖:“我棒不棒?”

李至诚揉揉她的头发,吻在她的额角:“太棒了,学长带你去吃大餐。”

周以说要喝酒,这次李至诚没拦着。

七月中旬,暑气最盛的时刻,川菜馆里热闹喧嚷,充斥着周以最喜欢的烟火气息。

走出饭馆的时候,天还未全黑,黄昏落日,世界金黄灿烂。

看周以脚步虚浮,李至诚有些后悔了,小半斤白的呢,她自称酒量好,还是有些醉了。

把人背到背上,李至诚托着她颠了颠:“一米七几的个子,怎么这么轻?”

周以的下巴搁在他的肩上,口齿含糊地说:“怎么,嫉妒我吃不胖?”

李至诚哼了一声:“我才没。”

周以往前拱了拱,和他脸贴脸,她的脸颊滚烫又柔软,呼出的暖热气息拂了过来。

“学长。”周以黏糊地说,“我跟室友说了,我今天晚上不回去。”

李至诚呼吸一窒,装作没听懂:“什么意思?”

周以闭嘴不吭声了。

李至诚停下脚步,侧了侧脑袋:“把话说清楚,学长笨,听不懂。”

周以埋在他的颈侧,嗫嚅着开口:“我已经二十岁了,是不是可以做点少儿不宜的事了?”

李至诚在24小时便利店的门口把周以放下,独自一人进去,几分钟后再出来,往她手里塞了一支可爱多。

进屋后,周以还没吃完,就被男人压在墙上含住双唇,连带着那口甜腻的雪糕。

李至诚哑着嗓子,有些后悔道:“就不该让你喝那么多酒。”

周以伸出胳膊圈住他的脖子,整个人贴过来:“喝酒壮壮胆嘛。”

......

“生日快乐,小寿星。”

项链躺在她白皙泛红的肌肤上,李至诚吻过硬币,一路向上,最后落在她挂着泪珠的眼尾。

凌晨两点,屋里持续一整晚的高温终于逐渐冷却。

周以趴在李至诚的怀里,戳了戳他的心口:“你们男人不是会有贤者时间吗?”

李至诚抓住她不安分的手:“嗯?”

周以说:“就是会怅然若失,会空洞冷淡,事后站在窗边,望着夜景抽根烟那种。但是你却一直抱着我欸。”

李至诚笑起来:“我这么爱你,还怎么做贤者?”

周以猛吸一口气,拉高被子遮住脸,瓮着声音抱怨:“你干嘛突然说肉麻话!”

李至诚也掀开被子钻进去:“是不是还不困,还不困再来一次。”

周以捂着酸胀的小腹翻了个身,赶紧认输:“用不着用不着,睡了睡了。”

李至诚从背后揽住她的腰,把人拢在怀里:“睡吧。”

安静了半晌,昏暗中,周以又睁开眼睛:“你还记得我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,在花坛边上,那天我哭得很惨。”

李至诚迷糊地嗯了一声。

“还有在密约,那天我逃课出来打游戏,特地跑到一个离学校远一点的网吧,其实是因为我遇到了点烦心事,想找个地方发泄一下。”周以摸到腰间李至诚的手,搭了上去,“好神奇啊,每次我一不开心你都会出现,你是不是真的有魔法,你其实是老天爷派给我的守护神。”

李至诚被她的说法逗笑:“嗯,我是你的守护神。”

那时的周以是个热爱文学的理想主义者,她年轻浪漫,富于幻想,认为所有的问题都能找到答案,所有困难都会迎刃而解,这个世界精彩纷呈,结局总是美好。

李至诚就这么看着她,跌进了夏天。

-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